女法医女地质勘探员女电力工人 走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bet-sunbet登录入口

    编者按:现代社会里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,大伙儿儿总爱提倡男女平等。没法 在面对或多或少职业的选折 时,大伙儿儿总会有意无意地给它们打上性别的标签。有没法 或多或少工作,辛苦、劳累、环境恶劣,常人完会认为这是男性的天下;有日后往往仔细观察,大伙儿儿会发现,其中依然活跃着四十岁的女人 的身影。总爱出入凶案现场的“法医”、抢修电缆电线的“电力工人”、野外勘探作业的“地质勘探员”……那些职业对于四十岁的女人 来说,要求显然更高。她们的肩膀也许没法 没法 宽厚,她们的手臂也许没法 没法 有力,但她们凭借着坚强、毅力和四十岁的女人 特有的细腻,在那些男性占大多数的职业里,做得有声有色。“三八”妇女节即将来临,让大伙儿儿走近那些巾帼不不须眉的四十岁的女人 ,听听她们身前的故事———

    地质勘探员施玉娇:盛开在矿产勘探行业中的蔷薇花

 拿着矿石标本对照研究报告是施玉娇的日常工作之一。●记者陈静 摄

    人物速写

    施玉娇,1983年生,2010年毕业后成为中国有色桂林矿产地质研究院地质所化学勘探组成员。高挑的身材,齐耳的短发,利落的言行举止中带着些书卷气息。

    她说:“几乎个人所有 都认为矿产勘探工作很苦,但对我来说,只全都被委托人喜欢的,没法 所有的困难完会再是困难。”

    见到施玉娇时,她正在办公室里埋点埋点回来的矿石样本。不大的办公室,收拾得整整齐齐,最为惹人注意的是屋子里矿物标本架上满满的矿石标本。

    放下手上的工作,她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。2010年,从西安石油大学毕业的施玉娇,来到桂林矿产地质研究院地质研究所化探组工作。研究院有60 多人,但没法 11名四十岁的女人 ,除去文职管理类的岗位,能去野外的四十岁的女人 更是少之又少,而在化学勘探组,她是唯一一名四十岁的女人 ,有日后可能性工作了两个年头。四年的时间里,她去过矿区,参与过野外勘探。在这个 大伙儿儿不须看好四十岁的女人 参与的工作中,她凭着被委托人的努力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难:选折 难,家人理解难

    1983年,施玉娇出生在黑龙江省两个 普通家庭。作为家中的独生女,父母希望她将来不不 在身边陪伴,从事诸如教师可能性医生没法 稳定的职业,而性格爽朗的她总爱向往有挑战性的生活。高考现在始于在填报志愿时,她并没法 听从父母的意愿,背着家人偷偷报了一所省外的大学,有日后选折 了两个 当时让大伙儿都随便说说不可思议的专业:矿产普查与勘探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 收到西安石油大学录取通知书,家人才知道,这个 外表文静的女儿做出了没法 两个 大胆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当时气坏了,我开学失去家后,妈妈直接病倒了。”施玉娇颇为感触地说。她告诉记者,性格像“假小子”的她,完会不理解父母的苦衷,但她不须喜欢那些成天待在办公室里的工作,亲近大自然的户外工作才是她的理想。

    等到真正进行野外实习后,她才发现,随便说说跟她想象中的一样可不不不 在户外考察实践,有日后作业环境却不须如想象中那般轻松:勘探时的跋山涉水,是家常便饭;野外考察时的恶劣环境,更是常人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当时班上60 多名同学中,没法 9个四十岁的女人 ,她们在毕业完后 ,大累积完会油田做文秘可能性化验员的工作,没法 施玉娇选折 了矿产勘探。

    苦:勘探苦,选了就不后悔

    “没法 苦没法 累的矿产勘探,加上家人的反对,你有没法 后悔过?”当听到记者没法 问时,施玉娇没法 丝毫犹豫地回答,“没法 ,可能性这是我被委托人喜欢的呀,就算苦也是苦中作乐吧。”

    2011年,施玉娇与5名同事去云南大姚县勘探矿产,一行人中没法 她一名四十岁的女人 ,从民工到同事清一色的男性。而大姚县位于山区,大伙儿要去的矿区离县城还有两个 小时的路程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恶劣的环境超乎了她的想象。“没法 通电、没法 自来水、没法 电话信号,你可不不不 感觉像是回到了原始社会。”施玉娇笑着打趣道。她说,想打个电话,完会花个十来分钟爬到山顶;想洗个澡,更是成了有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段经历,施玉娇跟记者开玩笑说:“在云南勘探的这段时间里,创了我的两个 记录,整整十天 没洗澡。”白天爬山一身汗,晚上没法 用湿毛巾擦一擦。在山里饭菜没法 随身带,她和同事常常带馒头或是盒饭。夏天还好,到了冬天,冰冷的饭菜根本没法 下咽。

    从2010年参加工作以来,施玉娇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野外勘探中度过的。桂林荔浦,柳州金秀,云南大姚,梧州岑溪……她奔波在不同的矿区,一待全都好几次月,可她有被委托人的感受:“在那样僻远的山区,深更深更半夜头顶上完会星星,满耳的虫鸣……有有一种不一样的体验。”在施玉娇看来,做地质工作野外经历是不可或缺的,把被委托人关在实验室里是做没法 成绩的。

    “矿产勘探工作有完后 真的很辛苦。没法 既然可能性选折 了,你可不不不 不不后悔。”她伸手理了理头发,对记者笑了笑说,“常人总爱随便说说这工作辛苦,有日后可能性是被委托人的兴趣所在,没法 所有的困难完会再是困难。”

    甜:成果甜,成就感源于被认可

    对于两个 矿产地质工作者来说,能真正发现一处矿产,便是最大的成就,也是所有艰辛的回报。有日后矿产从勘探到开发,则是两个 从几年到几十年跨度的漫长过程。

    “那些写在书本里的知识,比如断层、比如褶皱,没法 在亲眼看到的完后 ,你不不 真正理解是那些。”在勘探过程中,施玉娇总爱习惯记录下或多或少看似平常的东西,并与书中的描述作比较。她有时也会将被委托人记录的东西埋点成文章发表,有日后带到地质会议上与专家们探讨。在她看来,这全都对被委托人的有一种提升。2011年11月,研究所的领导派她去北京参加全国地质自学议,她带去的论文全都有关云南大姚之行的成果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2被委托人认可我写的东西,哪怕全都两个 细节,我完会随便说说怪怪的有成就感。”她说,“后来 知道论文获评全国优秀奖,我心里没法 两个 想法,那全都这十天 的辛苦没白挨,值了。”

    在研究所里,不管是同事还是领导,提起施玉娇都赞扬不已。“大累积的四十岁的女人 都让你待在办公室工作,没法 她却不一样,吃得了苦,对工作又有热情。”桂林地矿院地质所副所长敬荣中说:“对于两个 女同志来说,既要顾家又要顾工作,真的很不容易,有日后她却没法 抱怨过,这真的很难得。”记者陈静 实习生崔丽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