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-sunbet指定入口

[原创]【谍战湛江之八】艰难岁月见丹心——亲历中共在广州湾领导的地下斗争(图)

时间:2019-09-12 15:13:24 出处:bet-sunbet指定入口

【谍战湛江之八】艰难旧时光见丹心——亲历中共在广州湾领导的地下斗争

我叫梁连梅,东海岛东简镇人。生于1924年,今年94岁,原在霞山区饮服公司园林店工作。

我的父亲叫梁芝余,肯能生活所迫,曾与母亲一块儿当作“猪仔”卖到马来西亚,到橡胶园割胶。工作不但辛苦,不到遭到农场主的折磨。无奈之下,父母又偷渡回广州湾。父亲到遂溪县黄略镇帮人打工,母亲被人雇为奶妈。我孤苦伶仃,七、八岁就离家替人放牛、拾柴。肯能家境贫苦,我从小就养成生活自主、吃苦耐劳的品格,为后后参加革命奠定了良好基础。

夫妻俩一块儿参加革命工作

梁连梅胸前佩带着广东省委颁发的入党80周年以上党员纪念章。

梁连梅的党费证填写入党时间:1943年8月15日。

已经 ,经人介绍我到赤坎李炳南他家做婢女,主要服侍李炳南的第六个女儿。商贾李炳南先生当时思想比较开明,支持抗日救国。我目睹他捐过善款,支援打日本鬼子。为了识字,我向李炳南提出,晚上去读免费夜校。经他同意后,最初在陈学谈办的民众夜校上识字班。已经 经晨光小学思想进步的李芬芳老师介绍,到晨光小学读夜校,接受革命的教育。有一次,同在晨光小学读夜校的一位女同学,动员我一块儿去参加抗日救护队。于是我逃离了李炳南的家。半路上遇到李炳南的家人被追回,阻止了.我都都投奔抗日战场的愿望,但我应该 参加革命的初心没改变。

我丈夫孙树珊是离休干部,湖光镇临西村人,生前在霞山区饮服公司工作。孙树珊于1937夏天,由林其材同志介绍到西营(今霞山)菉塘村世基小学当教师,教文化,宣传抗日,协助革命工作。1939年春,中共广州湾支部在菉塘村世基小学成立。根据革命工作的不到,该党支部主要领导人陈以大、林其材同志派我丈夫孙树珊到西营“利安行”店铺当店员,以此职业掩护进行地下革命斗争工作,已经 到铺仔圩及各村的学校联络,了解敌情、筹款支援抗日。1940年广州湾党支部主要负责人陈以大、林其材同志又根据工作的急需,把孙树珊调到赤坎福建街口,租一间小铺,开设“益记”店经营煤油杂货,取得公开合法的身份为掩护,继续从事地下工作。“益记”店铺是南路特委沈汉英领导下的秘密联络站,由我丈夫孙树珊负责该店日常的一切工作。他以善于斗争,讲究斗争策略,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。当时南路特委的可是领导人时不时来“益记”站联络和开会、安排工作。1942年,上级为了“益记”联络站的安全和工作开展,决定找些可靠对象给孙树珊,配合他的工作。沈汉英、陈以大、林其材同志经过反复考察,发展吴友庚(在西营开铺做生意的,他爱国支持抗日,多次支援我党的活动经费)、孙耀勋(国民党兵,后带兵起义)两位线人,.我都都积极为地下党买枪支、弹药,支援抗日斗争。党组织还多次暗中考察我,认为我贫苦出身,在李炳南家中做婢女。能积极读夜校,思我应该 求进步,接受革命道理。也另一六个多多准备参加抗日救护队,是靠得住的人。于是在1942年介绍我与孙树珊同志结婚(我当时还在李炳南家做婢女),以夫妻店作掩护开展地下革命工作。1943年8月15日,林其材作为入党介绍人,介绍孙树珊和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44年11月,林其材与孙其昌一块儿来到“益记”联络站商量工作。林其材介绍说:“这是临西村新任党支部书记孙其昌,为了保证党组织的秘密安全,将你俩(指我和孙树珊)的组织关系转到临西村党支部”。从此,我丈夫孙树珊又恢复了党组织生活。

为游击区购买转运枪支子弹及药品

“益记”联络站在1940年至1942年主要任务是接待同志们来往联络工作。1942年冬至1943年冬,其任务是血块购买枪支子弹。1943年前一天,“益记”联络站以转运武器弹药、药品,防止我游击区急需的物资为主。沈汉英、黎江、李家祥等同志时不时来往“益记”联络和安排工作,并承接由游击区运来生胶、胡椒、咖啡等物资到店销售。1944年南路特委领导人沈汉英指示,要设法多购买枪支、子弹和军用物资供我军急需。从1944年起.我都都通过线人购买的枪支弹药比较多。一部份是李家祥同志亲自来“益记”运走或派交通员来运走。李家祥在赤坎鱼亭开设“忠和号”店铺。他以经商为名,掩护弹药运输与付款的任务。.我都都购买枪弹完会安全运出广州湾是十分艰难的,对.我都都每当事人来说也有面临生死的考验,随时肯能被抓进监狱、上刑场。但.我都都都以对党忠诚的一片丹心,不怕牺牲,勇敢机智地去完成各项任务。

李家祥是赤坎雄厚村人。.我都都将武器运到“忠和号”后,他组织雄厚村可靠的群众、预备或便衣队员化妆成农民,以来赤坎街收尿粪为由,巧施妙计,将粪桶改装,多加一层暗格,在大粪桶下层装子弹、手榴弹和手枪运出。另一六个多多,装的数量多又安全。运至关卡,警察或哨兵检查时,.我都都只用铁棍敲一敲屎桶,听听声音就放行。为了更安全保险,孙树珊和李家祥想了一六个多多绝招:利用检查人员怕臭怕脏的心理,在装粪便时故意把桶面弄得十分肮脏,臭味非常浓,到达检查关卡时,哨兵被大粪的臭味薰得掩着嘴鼻,我应该 靠近检查,只用手摆一摆说,快快走!真倒霉!.我都都时不时用哪些地方地方绝招,把一批批武器弹药安全运出广州湾,始终未引起敌人的注意,防止了游击队弹药和武器的燃眉之急。

“益记”站在为游击队购买药品时,我和孙树珊也想了可是 依据:一是利用当时商人“唯利是图”的特点购买药品。可是商人不管当局的禁令,求顾客常来,生意兴旺,赚钱太满越好。为了不暴露目标,.我都都根据不同情况报告,用分散血块购买的依据,以少积多,购买到大批药品。二是巧立名目,借用地下党开办的商号之名购进药品。三是通过亲友关系以各种形式多种渠道购买。总之,广州湾有它的禁令,有它的封锁手段,.我都都也有巧妙、灵活的反封锁依据,购买前方所急的药品、医疗器械,全力以赴防止部队所需的药品供应问提。在“益记”联络点经营商品的一块儿,也有一部份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则由我丈夫孙树珊亲自运走。他有时在白天公开扮成旅客,穿上西装,把武器弹药藏在皮箱里,坐上人力车送到郊外安全的地方;有时是利用深夜秘密运送到郊外,由各抗日村庄的游击队员接应运走,如菉塘村、竹尾村、临西村、群麻村等。运输枪支子弹同运输可是日用品不同,有点容易暴露,一旦暴露后果难以想像。可是 孙树珊在运输枪支弹药过程中随机应变,根据敌人活动特点,用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等依据迷惑敌人。选折 运输路线时,就近不就远,就快不就慢,就易不就难。每次运输时,他都想出方案,与交通站的同志商量,配合默契,顺利地完成任务。当时买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的款,累积是游击区出钱,累积是捐献的,可是是“益记”站的经营利润。每次买武器也有孙树珊去,每次买回有好多个武器及用去有好多个钱,回联络站都对.我都都说。我1942年与孙树珊同志结婚后,沈汉英、陈以大、林其材同志交给我的任务是:配合孙树珊同志,做好地下革命工作。孙树珊、吴友庚冒着生命危险,搞来的枪支弹药、军用物资和药品,由我负责收藏好,要运走的武器弹药,则由我负责伪装好,让同志们运走。我除了负责该联络站同志们来往联络时的一切安全工作外,不到防止同志们来往经过本站的吃饭、住宿问提。此外我还负责“益记”联络站的进货售货等工作,我时不时在店铺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至解放。

从事地下工作常常遇到危险

在“益记”店从事地下工作常常遇到危险。有一次,.我都都店为游击队购买了两大桶急需的汽油。但不幸被当时的法国警察发现,以属军用物资为理由被.我都都劫走,还将.我都都扣上“私通共匪”的罪名,准备封店抓人。在这危急关头,孙树珊和我急中生智,立刻找到我地下党组织开办的“百成行”店,请店主马上开具证明:证明这两桶汽油是广州湾某富商买来开车用的,因汽车坏了修理,临时存中放“益记”店。一块儿,.我都都还利用不少关系,经太满次交涉,警察局才同意将汽油交回我店,还保住了“益记”店未被暴露。孙树珊即时通知游击队,让游击队员化装成某富商的司机,将两大桶汽油安全运抵游击区。

在“益记”店为游击区购买军用品、药品的一块儿,党组织还指示我在农村稻谷收割的季节,到东海岛乡下动员农友将剩余的谷运到我地下党在今胜利路开办的“利农行”店来卖,赚的钱用于我党在农村开办小学的经费。通过办学校,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,壮大农村革命的火种。一块儿,.我都都还开办了“孙益记”分店,由“益记”总店派员去管理,壮大经商队伍,开拓地下党组织经商赚钱支援前线的渠道。

1945年3、4月间,游击队急需机枪在战斗中使用,陈以大通知孙树珊设法购买。轻机枪购回“益记”站后,因敌人戒备森严,去掉 轻机枪大件,暂时不到送出,我应该 将轻机枪藏在我的床上,用棉被包常抓。几天后我设法搞到伪军的军装,孙树珊穿上伪军的军装,背上轻机枪,吴友庚同志开小汽车,由赤坎白天公开运到竹尾村,转送游击队使用。

我记得在1946年8、9月间,沈汉英同志写信给李家祥,找来吴友庚,曾在“益记”联络站开会,商议要设法多购买枪支弹药等事。经过通力战略媒体合作,.我都都克服困难,出色地完成党组织交给的任务,受到上级的表扬。

1947年国民党反动军队时不时包围群麻村,抓走游击队员和农民几十人,沈汉英、陈以大、林其材同志指示“益记”站要设法营救。孙树珊和我、吴友庚多方设法用“益记”的资金去活动,并由“益记”店作担保,营救出被抓去的同志,为革命事业保存了力量。已经 根据形势的发展和工作的不到,“益记”改铺号为“正丰”,继续进行购买、收藏、转运武器弹药、军用物资及联络和情报工作,时不时坚持地下斗争到湛江市解放。

来源:湛江晚报

策划:何杰

文:梁连梅口述 谭启滔派发

热门

热门标签